也談中國藝術歌曲

【本文作者 華裔女音樂家 嚴克映博士  Dr. Ke-Yin Yen Kilburn】

  寫在四月十九日明日之星.年輕華人音樂家系列(二)齊爾加德博士紀念音樂會之前

   最近僑界突然吹起了藝術歌曲風﹐昨日合唱團員亦問道何謂藝術歌曲﹖

   巧得是四月十九日明日之星.年輕華裔音樂家系列(二)齊爾加德博士紀念音樂會中我亦將因循慣例演唱三首優美動聽的中國藝術歌曲﹐分別為中國藝術歌曲大師黃自的作品『春思曲』及黃永熙博士的『斯人何在』及『聲聲慢』。

   在此借著華文報一角僅以一個從事音樂藝術活動數十年的表演者的立場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對『藝術歌曲』的拙知拙見。而在這之先我願談談這三首中國藝術歌曲。『春思曲』的作者黃自先生無庸置疑﹐是中國音樂界所公認最具影響力的中國藝術歌曲大師﹐可惜最近的幾篇文章似乎沒提到他。而黃永熙博士﹐即前台灣東吳大學音樂系主任黃奉儀博士之兄長﹐亦作了為數雖不多但是首首動聽的藝術歌曲﹐其中尤以其以宋朝女詞人李清照的『聲聲慢』所譜成的曲最是盪氣迴腸﹐耐人尋味。其詩道﹕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切切。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 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音樂可想而知是建立在一個小調上﹐好宣洩此帶著濃厚哀怨情愁的詞句。我常認為最美的詩詞只能意會不能言傳﹐若直譯為白話文﹐就失去了他的意境﹐似乎只有用『悟』可以滲透﹐再借著音樂的線條張力顏色不就成了可動人心弦的上乘作品了﹐這也正是藝術歌曲的迷人處。

   談到藝術歌曲﹐須先註腳。在英文稱為『ART SONG』﹐德文是『LIEDER』﹐法文是『CHANSON』。作曲家較常見的是為已選好的美好詩詞作品譜曲﹐也有先譜好曲再填詞的。總括來說﹐無論詞或曲都是由有專業素養的人士創作﹐包括有大詩人亦有偉大的作曲家。所以是較嚴謹精緻的創作﹐故以藝術品看待﹐稱之為藝術歌曲。然而歌者若硬生生的將歌曲分門別類﹐認為藝術歌曲高尚﹐流行歌曲低俗﹐這也是大可不必。所謂不論『陽春白雪』或是『下里巴人』﹐凡是發自心靈的歌聲﹐能傳達音樂真善美的歌曲﹐都有他存在的價值。何況演唱者本身的素質與修養以及對聲音處理的高明與否也能直接影響到歌曲本身而間接影響到聽眾對歌曲的認同﹐所以藝術歌曲是否藝術﹐也有待歌者的表現﹐我認為若歌者不能將藝術歌曲適切的傳達或許還不如流行歌手將POP SONG唱得ARTIS -TIC。

   我覺得歌者本身的訓練包括呼吸的控制﹐音域的轉換﹐聲音共鳴的位置﹐音色的變化﹐音樂情緒的掌握﹐尤其最基本的MUSICIANSHIP﹐如音準﹐節拍才是歌者該首先考慮的﹐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然而﹐藝術創作畢竟是人類智慧的精華﹐有助於人們心性的提昇﹐因此近日僑界吹起的『中國藝術歌曲風』也實在是可喜可賀的﹐盼此清流能洗刷一切不快﹐潔淨我們心靈。最後在此謹以一顆感恩的心謝謝台灣僑委會對我們2003年WINNER「S CONCERT的贊助﹐尤其感謝僑教中心歐紫苑主任本著服務僑界﹐關懷華裔下一代的赤誠的心提供協助﹐才能讓我們這次的活動順利展開﹐並且得到各界的認同與肯定。


Copyright 2005-2007 chinesewebcen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