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藍活動後記
獻給一群努力敬業的音樂人
【本文作者 華裔女音樂家 嚴克映博士  Dr. Ke-Yin Yen Kilburn】

十月是個忙碌的月份﹐對我們這群音樂人來說﹐真是一點也不假。今年美中音樂學會有幸受邀參加了泛藍的活動﹐自從接到主辦人宣樹浩的電話後﹐本人就是馬不停蹄﹐從安排節目﹐邀請音樂家﹐準備音樂﹐採排﹐甚至硬體音響的採購﹐真是凡事躬親。表演場地富麗華大飯店因為沒有鋼琴﹐讓我們這一向以鋼琴為主的音樂表演﹐頗傷了點腦筋﹐原本打算向我所任教的伊州大學借一個full size的digital piano﹐我也和音樂系主任說好了﹐但是因為十月九日學校有concert﹐必須夜裡去取﹐有些不便﹐只好作罷﹐決定干脆學會自己買一台。在毛毛細雨中我獨自一人﹐一邊扛著重量不輕的新買的keyboard﹐一邊自怨自艾﹐身為一個女人卻要像個男人﹐無論多粗重的活都要自己一肩挑﹐心中頗有點酸溜溜﹐但是想想誰教我是音樂人呢﹖我們不是堅強又有韌性嗎﹖我不也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嗎﹖

我之所以創辦音樂學會﹐其實也是希望能照顧這一群努力敬業又淡泊名利﹐卻不易為外人所了解的音樂人。上天給我們的稟賦﹐我們不敢任意拋棄﹐只希望能善用它﹐不斷地琢磨它﹐希望能讓它發光﹐發亮﹐帶給他人喜悅與快樂。我們長期以來苦行僧似的生活﹐鍛煉出我們堅忍不拔﹐吃苦耐勞的心性。千錘百煉的技藝更是經過悠長歲月所鑄造成的。即或是獲得一點世上的聲名也是經過無數努力與不斷跌倒又爬起﹐一步一腳印所獲得的。自古以來音樂家們的努力與物質報酬似乎永不成比例。莫扎特一生貧困﹐死後被葬於貧民公墓-濫葬岡﹔貝多芬頂著樂聖的光環﹐在世時卻為耳疾所苦(想想『音樂』家失聰﹐真是情何以堪)﹔巴哈死後八十年﹐音樂才為世人認識﹐他們的不朽成就和對世界人類所做的貢獻﹐似乎只有在離開了這個世界﹐到神國那才能得到應有的獎賞。的確﹗我們是群物質不豐盛卻精神富有的species!

想到剛才離開我們的音樂人龍倩﹐突然孤伶伶的走了﹐記得去年當她落寞的時候﹐我曾因為同為音樂人﹐表達了對她的支持與關懷﹐不知道她當時是否真能明暸我的心意。或許當時說的不夠清楚﹐所以今天我不想錯過這個機會﹐我希望向這群為音樂而努力付出﹐默默耕耘的同行們獻上最深沈的感謝與最高的敬意。我尤其要感謝代表我們美中音樂學會﹐參加泛藍活動的音樂家們﹕黃海濤﹐陳慶蘭﹐Nicole Slaughter﹐洪惠麗及小音樂人﹕鄧允智﹐王仲欣。

第一次見到海濤是在一場concert﹐溫文儒雅又內向的他﹐目前在UIC教授小號及音樂理論﹐從他的談吐中我發覺他是個對文學藝術皆有些獨道見地﹐並且內在涵養極為豐富的音樂人。他說年輕的他頗迷三毛(和我一樣)﹐又提到王洛賓的音樂﹐雖然線條簡單﹐卻讓人內心產生高度的共鳴﹐是所謂的返樸歸真。我說對了『真』才是最重要的﹐有了真才有善與美。海濤在接到了我的邀請電話的後一天﹐準時在約定的時間內回電話給我﹐告訴我他可以參加﹐我很高興﹐對一個專業musician接受沒有pay的工作﹐我很謝謝他。我們在電話中談到曲目﹐我建議他﹐何不奏些好聽的pop song﹐classical music我雖然喜歡﹐但是在這種吃飯場合何不讓你我皆輕鬆一下﹐只要以一種寫意不拘謹的心態來『玩』一下。他說好﹐我選了四首歌﹐『一剪梅』﹐『小城故事』﹐『綠島小夜曲』﹐『My Heart Will Go On"。中秋節﹐他來到我位於willowbrook的音樂工作室和我rehearse﹐演奏完他對我說﹐克映﹐這是我吹奏小號這麼多年來感覺最好的一次。我也說﹐對呀﹗好開心﹐『I have so much fun!』那天的表演﹐海濤帶著美籍妻子前來﹐在我和他的壓軸演出中﹐Bravo聲此起彼落﹐演奏完後有許多人給我們compliment。的確﹐海濤所吹奏出的圓潤優美音色﹐以及如蠶絲般伸展開來綿延不絕的高度呼吸控制令人歎為觀止﹐海濤﹐謝謝你﹗

慶蘭是另一位我由衷感謝的人﹐目前她正在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攻讀鋼琴演奏博士學位繁忙的課業﹐就只因為我的一通電話﹐遠從威州駕車兩-三小時﹐趕來演出﹐不為名不為利﹐只為了對音樂的熱愛﹐和對我的支持與情誼﹐這就是音樂人的可敬與可愛﹐曾獲得二OO一年加拿大國際鋼琴大賽首獎的慶蘭﹐當天為大家演奏了一首清新動人的中國曲子『春舞』﹐並且替最後的大合唱伴奏。就在慶蘭表演完後﹐有位坐在舞台邊的朋友﹐不斷向我道謝﹐他說如此高水准的專業演出平時不易在晚會中見到。除了海濤與慶蘭的精彩演出﹐在這次的泛藍活動中﹐美中音樂學會的鄧允智小朋友不僅以小提琴演奏『茉莉花』﹐更以才學了三個月的二胡表演了『康定情歌』﹐獲得滿堂喝采。

洪惠麗及年僅十三歲的王仲欣亦展現了極優異的古箏彈奏技藝。美籍女中音Nicole Slaughter演唱的莫扎特歌劇費加洛婚禮與舒伯特聖母頌更掀起會場高潮﹐anchora聲不斷。

是的﹗置身在光彩絢麗的舞台﹐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是觀眾的掌聲﹐bravo聲中所傳達出來的心靈『共鳴』﹐是我們音樂人在無以數計的辛苦練習與付出後﹐所得到的最珍貴的回饋﹐這屬於無形的心靈上的enjoyment﹐或許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看似nothing卻是無價的﹐是世上任何事物所無法取代的﹐這也就是我們干為苦行僧的緣故。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我要感謝另一位在那默默工作和我們音樂人相仿的朋友﹐也是這次十月連續三天活動中的最大功臣﹐宣樹浩﹐他的做事態度及智慧經驗令人感動﹐四日的活動我去了﹐但是沒看到他(聽說他一直在後台)﹐十日的活動﹐我注意到﹐他為了掌控好整個活動﹐似乎從頭到尾沒坐下也沒吃飯。我這人喜歡默默觀察人﹐更欣賞會做事又不張揚的人﹐活動結束後﹐我對宣樹浩說聲『謝謝』﹗或許當時他不知道我的意思﹐還不好意思的說『哪裡﹐該謝謝你們﹗』

另外﹐我亦感謝僑務委員王勁新及學術會的郭自生提供照片給我們美中音樂學會。更謝謝當晚給我們喝采與鼓勵的所有觀眾﹐因為你們﹐我們才能不畏勞苦的繼續站在光鮮亮麗的舞台﹐謝謝你們﹗


Copyright 2005-2007 chinesewebcen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