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鋼琴金童- 郎朗的“千里之行” 與
韓流巨匠-尹鍚湖的經典韓劇
“春”“夏”“秋”“冬”
----寫于8月30日6:30PM美中音樂學會中國城招待會之前
音樂博士嚴克映

第一次見到郎朗是多年前在家中電視的中文頻道上,那時他正在演奏一段王建中所譜寫的中國鋼琴曲”彩云追月”. 恰巧此曲亦是學會鑑定考試第八級的指定曲, 平時不太看電視的我,那天不由得的多看了兩眼. 雖然只是片段的演奏,仍可看出郎朗指法純熟,技術高超,是個典型的,下過苦功的中國鋼琴家; 當了二,三十年老師的我,職業性的開始想著他的音樂或許可以處理的再細膩些,再詩意些…..,但是我更注意到的是,他臉部的表情似乎頗特別,有那麼些與眾不同…..

說起來也奇怪,當時就那麼驚鴻一瞥,雖然之後亦聽說了些他的故事,尤其是關於他刻苦練琴的歲月以及父親是如何栽培與督促他. 但是或許機緣未到,這些事情並未引起我特別的注意, 所以對他那特殊的演奏神情也就沒當回事. 誰知,就在今年初,原本打算用學校的電腦,上到Youtube網站,看一下Kissin演奏Liszt的”La Campanella”(鐘),結果竟然看到了李雲迪的演奏,之後也就順著再聽聽其他曲目,但是又不知怎麼的卻突然跳到了郎朗的Liszt的匈牙利狂想曲No.2. 而那短短僅幾分鐘的演奏,卻是讓我看的心醉神迷激動不己. 我內心不由自主的吶喊著,郎朗簡直是彈得出神入化嘛,他似乎不僅是個鋼琴家,而且是位指揮家,他將音樂表達的是如此的淋漓盡致,長久以來我認為最好的Pianist必須亦是位Symphonic Conductor, 一如Daniel Barenboim(前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他一直是我最欣賞的鋼琴家). 突然我內心又如觸電般的一震,哇! 不得了,原來先前感覺他臉部表情特別,其實是因為他己經置身在所謂的”氣功態”里,他的演奏層次己經超越了常人所能理解的程度.難怪他的音色是如此的優美,幾乎是渾然天成, 所謂:”氣隨意走.” 他的演奏真是氣感十足,靈動力的能量更是巨大無比,他的琴音之美,讓我感覺如同天籟般,它不是來自人間而是來自天上………………..

7月19日下午當我正在教課, 新亞電視的董事長勞潔梅女士打電話來,”嚴博士,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您,郎朗今天晚上會在Naperville舉行新書發表會,可否請您前來採訪他?”,一聽”郎朗”,心想怎麼那麼巧,平常週六晚我都有學生,但是今晚倒是有空,尤其是自從在Youtube看了他那”上乘的功夫”,我的確有興趣去見見他, 但是仍然有些掛慮與猶豫,怕時間太趕,地方不熟悉,找不到. 我回電去: “還是不妥,下次吧! “ 掛完電話,心裏卻不踏實,一直在嘀咕” Is anything wrong?”似乎應該去的,好像冥冥之中…..這時對方又來電: “我們這就去接您,十分鐘之內見 !” 匆忙之中,我只顧換衣服,拿皮包就衝出我的工作室,待我回過神來, 糟了! 我把自己鎖在門外了,鑰匙竟然沒有帶,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把自己lock out, 難道又是冥冥之中…..唉! 只有去啦! 反正現在已經無法改變心意了!

的確! 我沒有白來,就在到達Naperville Presboyterian Church 的那一刻, 又一個意外的驚喜, 我遇見了以前的學生家長Sandy,而他竟然是郎朗當初在Chicago的唯一朋友. Sandy當天還告訴了我一個,以前我一直不知道的小秘密---他是我的粉絲,他喜歡讀我的文章. 就在他講完那句話的當兒 , 我突然起心動念,想寫篇關於郎朗的文章.雖然那時我還茫茫然,並不知道到底要寫什麼,只覺得似乎又有一股力量將我們拉在一起. 很奇怪的是,我平常提筆之前並不太清楚到底要說啥, 一旦開始卻又放不下筆. 靈感會源源不絕. 當時我的確不知道要寫什麼,但是內心卻很篤定,我有話要說!

其實, 對我而言,我更喜歡使用文字來與人溝通. 因為遣詞用字遠較音符更易表達我內心的世界,讓我更易與人親近,因為並非人人具備音樂人的耳朵. 早在20年前即有人告訴我,”你其實是個知識份子,將來要用”手”和”筆”來與世人溝通,我當初還以為那枝筆是”指揮棒”,由於那個想法,我手握指揮棒當了兩年大學交響樂團的指揮. 不論如何, 很高興看到Sandy, 因為他的出現,讓許多事情進行的更順利. 講到這,坦白說, 我不得不感謝老天,讓我因緣際會,在今生認識了兩位了不起的中國藝術家,一是李安,目前我的Yamaha Piano還躺在李安的弟弟李崗家, 一是即將見面的郎朗.

當天我訪問了郎朗的母親,(訪問實況,目前己經在新亞電視WWW.SUNCASTV.COM播出),她的真誠讓人印象深刻,我也著實為她感到高興與驕傲,我深信成功的少年人背後,必定有一位偉大的母親; 此外,我也親眼見著了強忍著身體不適,為熱情粉絲們簽名至深夜的郎朗,他那堅忍吃苦又誠懇待人的深情讓我感動, 當然, 我也擁有了簽著郎朗大名的新書”千里之行”,讓我不虛此行. 而從郎朗訪問的言談中,我深深察覺到,他不僅刻苦努力,擁有超人的毅力與決心以及超齡的智慧,更有著一顆赤子之心,且知引水思源.當主持人問道他最喜歡的老師時,他答道,他感謝所有教過他的老師, 因為在不同的學習階段,需要有不同的指導.最後他還告訴大家,他最喜歡的音樂總監是Daniel Barenboim, 我內心又不由得一驚,怎麼和我一樣!! 真是心有戚戚焉!! 稍後Sandy告訴我,近三年,郎朗受教於Daniel.不知為何說到此時,腦子一閃, 我突然覺得,我知道今天為何被鎖在門外,因為我必須來這. 雖然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如同我確定會寫篇文章,卻又不知道內容是什麼. 一直等到我讀完了那本書………. ……

說到那本書,可真又是有意想不到的巧合,那本原文的”千里之行”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我的故事”的郎朗的新書,讓我讀不清郎朗父母親的真實名字,尤其對我這出生在台灣的浙江紹興人,更是弄不懂”文化大革命”那段黑暗的中國近代史,無法理解為何中國人會那麼慘無人道的鬥爭彼此與羞辱他人,以致一些優秀的音樂家與知識份子們,以自殺來結束了寶貴的生命; 就在那看的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的時候, 學生家長Debbie 突然打電話給我,”嚴老師,我這裏有中文的郎朗的書,你要不要看?” 我心想,這可真是天意! ? 直到我花了整整兩天功夫,讀到那最後兩頁的”千里之行”時,我心裏才有了答案,……..

郎朗在書的最後寫著關於參與聯合國兒童工作的非洲之行. 他敘述道:”不同村莊里負責醫療衛生的官員以及醫生們都跟我講,愛滋病讓這里的人民深受其害,尤其是兒童.....””那天晚上,我住在一個人的家里. 我在露台上,面朝著廣闊無垠的印度洋,我看著太陽融入海中,看著天空從橘黃變成粉紅,然后變成霧濛濛的藍色,耳邊聽著清真寺里做禮拜的人的禱告聲,我情不自禁地哭了起來,人類的生活狀況可以如此奇妙,同時又可以如此可怕,我感到了迷惘.......” ”如今我正在策劃一個基金會,來支持鼓舞人心的古典音樂教育,但我的基金會會涉及音樂之外的內容. 我有興趣和不同領域,不同音樂背景的藝術家們一起探討,我們如何能互相合作,以音樂為起點,幫功兒童…….”

郎朗你知道嗎, 我是含著淚水來讀著你的故事,你有著一顆無以倫比的”愛心”,更有著令人敬佩與感動的”耐力”與”毅力”. 你出生時臍帶繞脖子二圈半而不死,你母親告訴你,那是因為你還有工作要做-----要為世界帶來音樂! 這句話聽來十分熟悉,因為在我數年前發表的文章中,說過了同樣的話. 是的! 我相信將”音樂”的”愛”帶給世界人類是郎朗你今生的使命! 就如同我相信, 十年前我沒有死在手術檯上是因為我尚有工作要完成----要傳播”音樂醫療” .其實, 郎朗你還記得當初在北京,你quitted了鋼琴,後又終于重回音樂的懷抱的轉捩點,是來自什麼嗎? 它就是”音樂醫療”MUSICAL THERAPY

我希望你也認識它,或許它對你將來所想推展的工作會有所幫助的. 我想告訴你的是,很巧,二年前我即曾義賣音樂醫療的CD,來幫助過中國河南省愛滋村的病童們.說到音樂醫療,不知道你記得否? 在書的第102頁,你寫著這麼一段,”也許是命運的安排,不久,一個鄰居來串門.這個鄰居曾對我彈琴發出的聲響大發牢騷……父親說:”我知道.有一次你砸碎了玻璃,我還得花錢換玻璃” “我會把錢補還給你,可我需要你兒子再重新開始彈琴.” “什麼?我可搞不懂了,他彈琴不是影響你的神經嗎?” “后來我才發現,他彈琴實際上是對我的神經有好處.從前我總是抱怨,要讓他停止彈琴,他總不聽.但是過了一陣子,他彈的琴---我必須承認,他琴彈得真美----他彈的琴好象對我的神經發生了作用. 他的音樂讓我心平氣和.我的哆嗦的雙手不再發顫.我不再像以前那樣一驚一乍.自從他停下來,我的神經上的各種毛病又回來了.我的手比以前抖得更厲害了.我需要他繼續彈琴…..” 郎朗, 或許你的鄰居並不認識音樂醫療,但是他卻為”它”做了最真實的見証.,同時他更成就了一件了不起的事---導正你,將你從人生的叉路上拉回,讓你不辜負上天對你的祝福!成就大業! !

是的,的確郎朗的琴音可以醫治鄰居的病, 即便我,推展音療至今約五年,也直至今日,我才深深體會到”它”對我的幫助. 我想最難治的病還是”心病”. 尤其是現代人因為事業,工作,家庭,經濟的壓力所造成的精神疾病;諸如:憂鬱症,焦慮症,恐慌症….,西醫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療方式似乎不能真正治根,冶本. 因為身,心,靈是一體的. 如何讓陰陽調合,身,心,靈平衡, 才能真正擁有精,氣,神俱足的堅強體魄.音療是一個可行的,有效的,另類醫療Alternative Medication的一種,它其實是結合了音樂與氣功.(有興趣了解音樂醫療可以登陸我的網站WWW.DOCTORYEN.COM)

當我讀著郎朗的 “千里之行”的故事時,讓我聯想到了韓劇的”大長今”. 它們這一書,一劇皆是如此的激勵人心. 它們給予我們無形的力量,讓我們有突破萬難的勇氣與決心. 大長今劇的主人翁徐長今和郎朗一樣,雖然刻苦努力卻總與險惡的命運相搏鬥,但是奇妙的是,他們倆也總在千鈞一髮之際,逢凶化吉,有貴人相助. 甚至在郎朗的身上,讓我看到了佛家所說的”心想事成”不可思議的現象,書235頁”我彷佛在作夢,在做那醒著的夢,那場18小時之前,電話鈴響,把我吵醒的那一刻,開始的夢……...” 在那一段述說著,當郎朗還在柯蒂斯音樂院就讀時,有一天在書店的音樂雜誌里看到關於世界知名每年在芝加哥舉行的Ravania Music Festival,內心因而對它充滿著無限的嚮往與期盼,竟然當晚即接到Audition的電話,次日飛抵芝加哥見大師艾森巴哈,晚上回到費城, 隔天清晨又再接到正式替補演出的通知,接著當晚真真實實的站在Ravania舞台上,替代鋼琴家安德烈。瓦玆演出,一切均不可思議,卻美夢成真!!! 看到這我不禁熱淚盈眶………………

宇宙間其實有許多無形的力量在運作,雖然我們看不到,但是並不代表不存在. 今年全球的經濟不景氣,整個地球暖化的現象更是加速的進行,磁場的混沌,讓我有些失衡,如同郎朗的琴音醫治了鄰居的病,韓流巨匠尹鍚湖的四齣韓劇,我稱之為春,夏,秋,冬,四季音療篇,撫慰了我的心靈.它們分別是: 春天的華爾滋(春), 夏日香氣(夏),藍色生死戀(秋),冬季戀歌(冬)

這幾齣劇由尹大導演以不同的次序,從2001年拍到了2006年,他們可都是韓劇的經典之作,並且分別捧紅了如裴勇俊,宋成憲等韓流天王巨星. 從這些頗負詩意的劇名即可想而知,這些劇的取景是多麼的美崙美奐,將自然界,春,夏,秋,冬四季的美感表露無遺,相信僅是觀看劇中的畫面就能讓人賞心悅目,達到了”Film Therapy”的效果.而我之所以稱之為”音療篇”是因為四劇從頭至尾皆用音樂作主軸來襯托劇情,尤其以特定的,優美的古典音樂曲來解釋”LOVE”. 這些劇若少了音樂部分,相信劇情或將是支離破碎,全劇不但失去了美感, 更將變成索然無味,又無感覺的白水一杯….

“春”劇本身即是講述一位到歐洲求學的Young Pianist 的故事,自然全劇有著無數優美絕倫的古典樂曲. 不但如此, 它還將我們大家耳熟能詳的童謠”小小姑娘”的旋律改編成優美的交響變奏曲,並且作為該劇的主題曲. 此曲不僅美,更是讓人聽的心曠神怡,感覺似乎是長了對翅膀,可以隨著音樂遨遊大地;或是想著騎著馬兒馳逞草原,感受那自由與無拘無束的快感.

“夏”劇是選用了浪漫的舒伯特的”小夜曲”(此曲我將和海濤在近期的活動中演出)作為愛人之間心靈相通的那座牛郎織女的七夕雀橋,畫面並且不時的,配合著夏日雨滴,與各式各樣,色彩繽紛的鮮豔花朵來展現那不得了的視覺美感----雨珠,露珠親吻著花瓣, 晶瑩惕透的躺在嫩嫩的綠葉上, 滴滴滋潤著我們的心田,簡直是美極了!!

“秋”劇較sentimental, 有著憂愁悵惘與失落的美感,它選用著名的吉他曲,西班牙民歌”憧憬”作為主題曲,小調的旋律暗示著悲劇的結局,雖然感傷, 但是”愛”的惆悵之美卻盤聚在心中,揮之不去…….

”冬”劇可說是最成功,最賣作的一部,它雖未採用古典樂曲,但是那數首主題曲,卻都是首首佳作,充滿著韓國歌曲的風格與特色,例如那首”Memory” , 主唱者用那哀怨動人的嗓音,唱在那片銀色發光的世界裏,讓人聽的如癡如醉,似乎做了一場不用醒來,可以永遠凝結在那最美的moment的夢,那曲調至今仍然深深的徘徊在我內心深處, 不時在我耳邊蕩漾環繞, 讓我不覺得疲備…….

感謝尹鍚湖的四季韓劇,也謝謝郎朗書中的音療見証. 數千年前的中國醫書”黃帝內經”即記載著”天有五音:宮,商.角,徵,羽 ;地有五行:金,木,水,火,土;人有五臟:心,肝,脾,肺,腎” 又說到“五音對五臟”. 的確,音樂的波動產生能量,進而影響人體臟腑的運作,此理論是可信的. 根據中國五行音療的理論是:”聲波是彈性媒介傳播中的一種機械波,充滿空間,也是一種能量,它能夠通過感官作用影響五臟六腑及穴道脈絡.” 其實 現代科學也己經証明,神經邊緣系統是調節內臟器官活動的最高中樞. 而充滿氣感的音樂可以傳到大腦,讓大腦皮層產生新的興奮區,使原來的興奮區得到休息;同時可促使人體分泌一些有益健康的激素.

我之所以推展音療教育是因為自身曾深受病痛之苦,病痛更讓我先後失去了摯愛的夫婿與兄長,我深刻了解到,醫生並非萬能的,在我求助無門時,上天給了我這自我療愈Self-healing的禮物,讓我受惠至今. 我願意教導有需要的人,透過音樂去達到內在的和諧.音樂醫療讓音樂的波動產生的能量幫助你入靜,入定,調息及放空 ,進而讓你的有形身體得到休息,並且透過特殊的音樂所產生的不同能量,針對你的各個機體,臟腑進行調整與修補,. 要知道人體即是一個小宇宙,它與自然界的大宇宙是密不可分,並且相互影響的.自然界有春,夏,秋,冬四季;人體有五臟六腑.奇妙的是,一年有十二個月,二十四個節氣;人體也恰有十二經絡,與二十四節脊椎骨. 人體的氣血運行與自然界的節氣變換是相對應的.所謂:”四象返五行” “定中有序”. 但是最重要的是必須認識到身,心,靈是一體的.人的心靈是否健全,直接影響到身體的健康. “靈”是平等的, 用”心”去”愛”自然界的宇宙萬物,尤其是和你有競爭性的人類(他人),你才會真正得到”身”體的療愈.唯有具備身心靈的平衡和諧,才能與大宇宙合而為一,即達到”天人合一”的圓滿境界……………………..祝福您!


Copyright 2005-2008 chinesewebcen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